?

有限公司股權融資的法律財稅風險

2018-12-07 16:48 | 來源: 未知 | 作者: liu

任何一家企業的發展壯大都離不開資金的支持,但銀行向企業貸款時:一要看現金流作為第一還款來源是否能夠覆蓋貸款本息;二要看抵押物作為第二還款來源是否充足。而高新技術企業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往往沒有可預期的現金流,更不要提不動產抵押擔保。齊精智律師提示股權融資就成為了高新技術企業融資的首選手段。
 
  本文不惴淺陋,分析市場上常見的六種股權融資方式(本文僅針對有限公司,不包括股份公司)的法律稅務風險如下:
 
  一、第三人貨幣增資
 
  第三人貨幣增資,是指融資公司股東之外的第三人以貨幣的形式向融資公司增資而成為公司股東的行為。
 
  1、法律風險——投資者不能以公司及原股東的承諾不真實為由否認增資的效力,公司資本增加后非依法定程序不可隨意變更。
 
  裁判要旨:公司成立后,為籌集資金、擴大經營規模,可依照法定的條件和程序增加公司的注冊資本數額,我國《公司法》對公司增資具體要求作出明確規定。公司資本一經增加,非依法定程序不可隨意變更。因公司以資本為信用,對外具有公示效力的公司資本股東不得抽回。本案中鴻雪隆公司增資行為經股東大會全體股東決議通過,并相應變更公司章程及工商登記,網絡公司以1850萬元出資占有鴻雪隆公司增資后51.4%的股權,符合公司增資的法定條件和程序,《增資協議書》已實際履行。增資行為一旦成立,網絡公司即享有對鴻雪隆公司出資對應的股權,可依法行使股東權利,但不得抽回出資。網絡公司向鴻雪隆公司自主投資,其應對市場風險、公司發展有充分了解和獨立判斷,公司及原股東的承諾不能成為其規避投資風險、抽回出資的理由,更不能以此否認增資的效力。因此,《增資協議書》關于鴻雪隆公司增資1850萬元,由網絡公司以現金方式投入的約定符合公司增資的法定要求,并已實際履行完畢,網絡公司主張確認協議無效并返還增資款1850萬元及相應利息的訴訟請求于法無據,本院不予支持。
 
  案件來源:最高人民法院,《寧夏廣播電視網絡有限公司與寧夏鴻雪隆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徐紅學、王靜、何勇合同糾紛案》[(2011)民二終字第54號]。
 
  2、財稅風險——投資者的資本溢價計入資本公積金屬于全體股東所有。
 
 ?。?)公司原股東為保障自己控股地位,投資人的出資必須分列為實收資本和資本公積金。而資本公積金屬于公司所有而非出資人。公司原始股東利用私募基金進行股權融資,但不想失去控股股東的地位,往往會要求投資人的大額投資分為實收資本與資本公積金兩個會計科目。即增資股東(投資人)的投資溢價因會計處理計入的資本公積金屬于公司所有,增資股東可按出資比例對公司主張所有者權益,但不能主張資本公積金歸其所有。
 
  由于一般融資公司的初始注冊資本較小,股權投資時往往會作較高估值,而估值并非真實業績,若投資者投資金額全部計入增加的注冊資本,則與估值調整協定中約定的投資者持股比例難以相符,故投資者投入的金錢會作財務上變通處理,即小部分作為增資,其余大部分投資記入資本公積金項下。由此,上述觀點才會認為進入資本公積金的款項不是出資,不能屬于公司財產范圍,而屬返還性質。
 
  我們認為,投資人溢價投入融資公司的投資款,當屬投資性質,這是基于投資行為合意和相關規定來判斷的,不能因會計上的不同處理而發生性質變化,更不能因會計處理記載于公積金項下而成為投資人所有財產??鑾?,根據公司法相關規定,公司的公積金只能用于彌補虧損、擴大公司生產經營或轉增公司資本(但是,資本公積金不得用于彌補公司的虧損。),即便投資款項列入資本公積金,也已屬公司資產并用于法定用途。
 
  文章來源:《如何看待融資公司作為“對賭”主體的效力》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法官俞秋瑋夏青。
 
 ?。?)貨幣增資擴股或征所得稅,但實收資本和資本公積應全額計入股權轉讓的計稅成本。
 
  貨幣增資擴股原股東股權計稅成本不變,股權轉讓原股東股權計稅成本調整。增資擴股中原股東的股權有可能被稀釋,但不調整原股權的計稅基礎,對企業增加的實收資本和資本公積屬于股東新投入的資本金,對股東的投資款原則上不征收企業所得稅。
 
  但在不公允增資的情況下,依據寧波地稅2014年所得稅問答:8、問:企業增資,尤其是不同比例的增資情形,引起原股東股本結構發生變化,經咨詢工商部門,其認為該行為不是股權轉讓,個人所得稅如何處理?
 
  答:1、對于以大于或等于公司每股凈資產公允價值的價格增資行為,不屬于股權轉讓行為,不征個人所得稅。
 
  上述行為中其高于每股凈資產賬面價值部分應計入資本公積,對于股份制企業,該部分資本公積在以后轉增資本時不征收個人所得稅;對于其他所有制企業,該部分資本公積轉增資本時應按照“利息、股息、紅利個人所得稅”稅目征收個人所得稅。
 
  2、“對于以平價增資或以低于每股凈資產公允價值的價格增資行為,原股東實際占有的公司凈資產公允價值發生轉移的部分應視同轉讓行為,應依稅法相關規定征收個人所得稅。”(以上觀點在實務中亦有不同見解)
 
  依據《陜西省地方稅務局自然人股東股權轉讓個人所得稅管理辦法(試行)》規定:增資擴股時實際投入企業的計入“實收資本”(股本)的金額,實際出資額大于約定份額而計入“資本公積--資本(股本)溢價”的金額,計入該股權轉讓時的計稅成本。
 
  二、股權轉讓。
 
  股權轉讓融資是指,融資公司的控股股東將其持有的股權向股東外第三人轉讓,達到間接給企業融資的目的。
 
  1、法律風險——股東出資義務到期后未出資即轉讓股權的,不豁免繼續出資的法定義務。
 
  裁判要旨:股東應當按期足額繳納公司章程中規定的各自所認繳的出資額,即使股東已對外轉讓了其全部股權,但其出資不實的責任不應隨著股權的轉讓而免除,該股東仍應當依法向公司補足出資。
 
  案件來源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陳某某與甲公司股東出資糾紛一案二審民事判決書[(2010)滬一中民四(商)終字第2036號]。
 
  2、財稅風險——實繳注冊資本0元轉讓股權也要繳稅。
 
  根據《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發布〈股權轉讓所得個人所得稅管理辦法(試行)〉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4年第67號)的規定,申報的股權轉讓收入明顯偏低且無正當理由的,主管稅務機關可以核定股權轉讓收入。申報的股權轉讓收入低于股權對應的凈資產份額的,視為股權轉讓收入明顯偏低。主管稅務機關應依次按照凈資產核定法、類比法以及其他合理方法核定股權轉讓收入。
 
  凈資產就是資產負債表中的所有者權益,而所有者權益包括實收資本、未分配利潤、盈余公積金以及資本公積金。公司認繳注冊資本時,會計科目“實收資本”為0元,但不等于未分配利潤、盈余公積金以及資本公積金也是0元。實收資本為0元,但存在未分配利潤的,轉讓股權一樣要繳稅。
 
  三、股權質押
 
  股權質押融資屬于權利質押,是指出質人與質權人協議約定,出質人以其所持有的股份作為質押物,當債務人到期不能履行債務時,債權人可以依照約定就股份折價受償,或將該股份出售而就其所得價金優先受償的一種擔保方式。
 
  1、法律風險——股權質押需要其他股東過半數同意(司法實務及工商機關并未全面要求必須過半數同意)。
 
  裁判要旨:關于股權出質登記法律適用問題。我國《擔保法》第七十八條第三款及我國《公司法》第七十一條第二款規定了股東將其股權出質應當經其他股東過半數同意的實質要件及質押合同生效時間。我國《物權法》第二百二十六條第一款規定了質權設立的生效時間。該三部法律均是現行有效的,從不同角度對公司股權質押進行了規定,并不存在彼此沖突的情形。原二審判決關于連城市監局在質權設立登記審查時不僅要適用我國《物權法》及《工商行政管理機關股權出質登記辦法》,還應適用我國《擔保法》第七十八條第三款(以有限責任公司的股份出質的,適用公司法股份轉讓的有關規定。)和我國《公司法》第七十一條第二款規定的分析并無不當。
 
  案件來源:福建高院《連城縣市場監督管理局與連城鴻泰化工有限公司行政登記案》【(2015)閩行申字第360號】
 
  2、財稅風險——-股權質押抵償債務要繳稅。
 
  根據《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發布〈股權轉讓所得個人所得稅管理辦法(試行)〉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4年第67號)的規定,第三條本辦法所稱股權轉讓是指個人將股權轉讓給其他個人或法人的行為,包括以下情形:(四)股權被司法或行政機關強制過戶;
 
  四、股權的讓與擔保。
 
  股權讓與擔保是指:債務人為保證清償借款而與債權人作出“債務人將股權轉讓至債權人名下,待債務人履行清償義務后,債權人應將股權返還”的約定,并據此簽訂股權轉讓協議。由于債務人并非基于轉讓股權的意思,而是為了擔保債務履行才與債權人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據此可以認定該行為并非通常意義上的股權轉讓,而屬于讓與擔保。
 
  1、法律風險——-借款協議無效,為其提供擔保而簽訂的股權轉讓合同未必無效。
 
  裁判要旨:為借款提供擔保事前簽訂受讓人未知的股權轉讓協議,在借款協議已被生效判決確認為無效時,股權轉讓協議并不必然無效。股權轉讓協議雖因借款協議而派生,但股權轉讓協議顯然屬于另一法律關系,借款協議的無效不能必然地導致股權轉讓協議無效。
 
  案件來源:張德俊與趙曉平、山東省企業托管經營股份有限公司
 
  股權轉讓糾紛民事判決書[最高人民法院(2012)民提字第117號]。
 
  2、財稅風險——納稅人解除原股權轉讓合同并收回轉讓的股權,征收的個人所得稅可能不予退還。
 
  根據《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納稅人收回轉讓的股權征收個人所得稅問題的批復》(國稅函[2005]130號)的規定:
 
  一、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以下簡稱個人所得稅法)及其實施條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以下簡稱征管法)的有關規定,股權轉讓合同履行完畢,股權已作變更登記,且所得已經實現的,轉讓人取得的股權轉讓收入應當依法繳納個人所得稅。轉讓行為結束后,當事人雙方簽訂并執行解除原股權轉讓合同、退回股權的協議,是另一次股權轉讓行為,對前次轉讓行為征收的個人所得稅款不予退回。
 
  二、股權轉讓合同未履行完畢,因執行仲裁委員會作出的解除股權轉讓合同及補充協議的裁決、停止執行原股權轉讓合同,并原價收回已轉讓股權的,由于其股權轉讓行為尚未完成、收入未完全實現,隨著股權轉讓關系的解除,股權收益不復存在,根據個人所得稅法和征管法的有關規定,以及從行政行為合理性原則出發,納稅人不應繳納個人所得稅。
 
  五、股權收益權轉讓及回購。
 
  股權收益權轉讓及回購是指,在融資方不宜或不能直接轉讓股權時,以股權的收益權作為標的轉讓及回購的融資行為。
 
  1、法律風險——以股權收益權為標的的強制執行公證法院不予執行。
 
  裁判要旨:涉案《股權收益權轉讓合同》中的4600萬股贛州銀
 
  行股權收益權標的,不僅包括“股權賣出收入,還有股息紅利、股權因分紅、公積金轉增、拆分股權等而形成的收入”。因此,股權收益權的金額取決于市場和贛州銀行的經營情況,是一個動態數額。對于《股權收益權轉讓合同》中約定的股權收益權最低結算限額--不低于(15860萬元)×(1+12.05%×信托實際存續天數÷365),法院認為這同樣不是一個“明確的金額”。
 
  綜上,法院認定該案《股權收益權轉讓合同》存在“給付的內容、債權債務的標的、數額不明確”的情況,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關于公證機關賦予強制執行效力的債權文書執行有關問題的聯合通知》中關于公證機關賦予強制執行效力的債權文書應當具備“債權債務關系明確”的條件。該《聯合通知》第一項規定:“公證機關賦予強制執行效力的債權文書應當具備以下條件:(一)債權文書具有給付貨幣、物品、有價證券的內容;(二)債權債務關系明確,債權人和債務人對債權文書有關給付內容無疑義。”
 
  2、財稅風險——信托公司沒有法律依據代扣代繳受益人所得稅。
 
  目前以股權收益權為標的的融資行為,大多以信托計劃的方式進行。根據《個人所得稅法》第八條:個人所得稅,以所得人為納稅義務人,以支付所得的單位或者個人為扣繳義務人。
 
  信托公司作為信托產品的管理人,并不是嚴格意義上的所得支付人,所以目前信托公司一般沒有代收代繳投資者的稅款,但帶來的問題是大部分個人投資者沒有履行自行報稅納稅義務,存在一定的稅務風險。
 
  六、明股實債。
 
  名股實債,是指投資回報不與被投資企業的經營業績掛鉤,不是根據企業的投資收益或虧損進行分配,而是向投資者提供保本保收益承諾,根據約定定期向投資者支付固定收益,并在滿足特定條件后由被投資企業贖回股權或者償還本息的投資方式,常見形式包括回購、第三方收購、對賭、定期分紅等。
 
  1、法律風險——-融資企業進入破產程序后,明股實債的約定不能對抗融資企業的債權人。
 
  裁判要旨:新華信托在港城置業中出資并獲得股東資格后不應再享有對破產企業的破產債權,新華信托要求行使對港城置業所有的X地塊國有土地使用權及在建工程享有抵押權,并以該抵押物折價或者以拍賣、變賣的價款優先受償的請求,有悖法律,本院依法予以駁回。
 
  在股東與公司債權人這類外部關系上,應適用外觀主義原則,不成立“明股實債”。“明股實債”的約定只在公司股東之間或可以成立。
 
  案件來源:新華信托與湖州港城置業破產債權確認糾紛案湖州市吳興區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16)浙0502民初1671號。
 
  2、財稅風險——明股實債投資無法完全按照債權投資繳稅。
 
  2013年7月,國家稅務總局下發了《關于企業混合性投資業務企業所得稅處理問題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3年第41號,以下簡稱:41號公告),首次對符合規定條件的明股實債業務的稅務處理問題做出了規定。但在實務中,對明股實債如何處理仍然存在爭議。
 
  41號公告將符合條件的明股實債投資,稱之為“混合性投資”,并首次明確了混合性投資業務的稅務處理規則:(1)對于被投資企業支付的利息,投資企業應于被投資企業應付利息的日期,確認收入的實現并計入當期應納稅所得額;被投資企業應于應付利息的日期,確認利息支出,并按稅法和《國家稅務總局關于企業所得稅若干問題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1年第34號)第一條的規定,進行稅前扣除。(2)對于被投資企業贖回的投資,投資雙方應于贖回時將贖價與投資成本之間的差額確認為債務重組損益,分別計入當期應納稅所得額。
 
  混合性投資只有同時符合以下五大條件,才能被界定為債權投資:(1)付息性特征:被投資企業接受投資后,需要按投資合同或協議約定的利率定期支付利息(或定期支付保底利息、固定利潤、固定股息,下同);(2)還本性特征:有明確的投資期限或特定的投資條件,并在投資期滿或者滿足特定投資條件后,被投資企業需要贖回投資或償還本金;(3)投資企業對被投資企業凈資產不擁有所有權;(4)投資企業不具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5)投資企業不參與被投資企業日常生產經營活動。
 
  41號公告雖然明確了混合性投資業務的稅務處理問題,但是,文件要求的條件比較嚴格,并非所有的信托融資模式都能夠適用41號公告。
 
  綜上,股權融資的內容邏輯不同于債權融資,齊精智律師提示投資人在以股權為標的進行的投資行為時,要具體分析客觀情況切不可拘泥于以上任何一種固有模式,以免刻舟求劍。
 
  來源:北大法律信息網
 

方舟生存进化手游如何注册会员 www.zmvkh.icu 財務、審計交流群:
  QQ群:23179931 
  歡迎各位財務朋友加入該群,隨時交流探討,我們會定期組織專業講座,群內朋友可免費報名參加!